WWE比赛中流的血都是真血吗?为你揭露WWE“欺骗”你的十大手段!

尽管WWE摔角手要经过长年累月的训练和努力,但我们仍不可否认,WWE节目就跟魔术一样,是一种表演,擂台上有很多东西都是剧情安排,而不是真实的。观众和演员都知道这一切是在表演,但还是会乐在其中。而演员更是要敬业地完成表演的各个环节,不至于出现穿帮或纰漏。

然而,比起魔术师来,摔角手的条件可就要艰苦多了。他们在明亮的灯光下为成千上万人表演,没法用长长的衣袖去遮蔽自己要使用的道具,也没法用帘布等道具来转移观众注意力。加上现在互联网的日渐普及,很多键盘侠通过慢动作或者穿帮镜头指出WWE表演的漏洞并加以传播、嘲笑,更让WWE想隐藏自己的表演技巧变成了不可能的事儿。

或许这并不是坏事。我们了解WWE表演中所要用到的技巧和学问,会让你更加理解在一场动人心弦的精彩比赛的背后,摔角手和工作人员要花费多少心思、承担多少风险。当然,也许会让你没有欲望再看摔角比赛,因为你知道接下来会如何了。不管怎样,让我们开始吧!

摔角比赛时因为有太多激烈的身体碰撞,所以尽管是表演,也难免会出现比赛中选手受伤的情况。但有的时候,比赛剧本里也会安排选手“假受伤”,以继续表演。那么问题来了,我们如何判断选手受伤程度真实与否呢?

一般来说,如果一个摔角手在比赛中真受了伤,而且觉得这个伤太过严重、无法继续表演时,他会像裁判传达这一信息。然后,裁判就会用打出“X”形状的手势,让后台的指挥组知道这一严重的意外。

出现“X”手势在摔角场上绝对不是一个好兆头。这很可能意味着选手已经严重受伤。这个时候,我们就要停下大喊“罗曼牛逼”或是“罗曼傻X”,转而关注受伤摔角手的情况。

说到超级踢,就不得不提传奇摔角手HBK,毕竟不是所有的超级踢都叫“下颚粉碎踢”。然而他的这一大招,既是WWE最漂亮的收尾动作之一,也是最容易被摔迷发现表演破绽的动作之一。

每当HBK祭出这一招时,他会拍击自己的大腿并发出响亮的声音,让摔迷误以为这是HBK踢到对手下巴发出的声响,这样就显得这一招很牛逼。而现在,有很多选手推陈出新,他们的“超级踢”在很明显没有踢到对手的情况下,仍然会发出如此响亮的声音,显然,踢出的空气就能伤人的他们比HBK更牛逼。

当然,我们也不能责怪HBK。毕竟他一年要踹几百号人,要是每次都是真踢中,别说他的对手了,就连他的脚也有可能会积劳成疾。

可能很多观众都会好奇:一场摔角比赛通常需要10~40分钟,场上对打的两名摔角手,是如何记住如此冗长的比赛中的每一个对攻环节的?其实很简单,除了排练外,他们会在场上通过语言交流。

其中最出名的就是约翰·塞纳,塞纳曾多次因为当着摄影机镜头光明正大地告诉对手该怎么做而被镜头捕捉到。除此之外,还有很多的身体语言作为交流信号。诸如你想做一个“过肩摔”时,你可能会把自己的手举在空中,或者你想让对手反击你的投掷时,你会用力捏被你攥着的对手的手。

当然,这只是冰山一角,而且每个人使用的交流信号都不尽相同。我们也庆幸如此,毕竟难得糊涂,如果一切门道都看明白了,摔角比赛也就毫无悬念可言了。

凯恩的胜负真的不难预测,除了无争议击败芬·巴洛尔那次,凯恩已经连续五年左右没有在周赛或大赛上赢过了。这也算是一个记录了吧,但说起来也有趣,就是战胜巴洛尔那一次,居然让凯恩赢得了挑战全球冠军的资格。

简单介绍一下凯恩。在WWE的表演中,“凯恩”是一个能操纵火焰的“怪物”角色,火焰会在他的操纵下,从出场通道或是角柱喷射而出。但如果你细心观察会发现,凯恩来自于角柱部位的火焰在一晚上只能喷射一次。如果他在比赛开始前这么做了,那么基本上这场比赛凯恩输定了,或者即便赢,也一般都会出现特殊剧情,让凯恩无暇顾及喷火。

我们中国有句老话:自己挖坑自己跳。而WWE也有类似的情况。WWE的表演经常会出现把选手砸穿桌子的桥段,而仔细一看不难发现,除非有其他人入场,否则绝大多数情况下,被砸到桌子上面的,正是把这张桌子放置好并打算用来攻击他人的人。

WWE为什么如此安排还不得而知。或许是因为放置桌子的人更了解桌子的位置,所以在被砸穿桌子时更能精确掌握位置从而保护好自己?或许,WWE也是在阐述一个哲理也说不定,那就是:出来混,总是要还的,你想把人砸到桌子上,早晚你也会被人砸到桌子上。

这种搬起石头砸自己脚的情况也不仅限于碎桌环节,如果你拿出一袋图钉,那么通常被砸在图钉上痛苦的也是你;如果你在桌子上点燃汽油,最后也是你被烧伤。这或许是WWE在警告看比赛的一些小孩子不要随便模仿,否则自己的下场会很惨。

在早年WWE的比赛中,经常会出现选手被打得额头流血甚至血流满面的场景,其实这个已经不是什么秘密了。已经有很多人放出穿帮镜头,指出流血片段在出现前,被打的选手会倒在地上,拿着刀片给自己额头上来那么一下子。

但尽管如此,要做好这一环节仍然很困难。要知道摔角手也是活生生的人类啊,拿刀片在自己额头上来那么一下子已经需要勇气了,更何况还要控制好力度:用力小了不会流血,用力过猛就会失血不止甚至在以后留下疤痕,我们在上图中看到的选手,就是因为在额头上划了太多次,导致留下了明显的疤痕。

好在如今WWE这种残忍镜头已经越来越少了,在与时俱进的今天,WWE发现了比刀片更为高效的开瓢工具,那就是莱斯纳的肘子。

很多摔迷可能会好奇,选手不管是真受伤还是剧情里的假受伤,都会做出痛苦不已的表情,那么如何判断选手是否真正受伤,从而进一步保护选手呢?

这就需要裁判来做了。随着你看的比赛的增多,你就会发现裁判在比赛场上远不只是假装裁决比赛那么简单。他要提醒选手比赛的时间,并配合剧情的表演,该眼瞎时就眼瞎,该耳聋时就耳聋,更重要的,他们要肩负检查选手是否受伤的重责大任。

这就是为什么当很多选手做出1080度闪电回旋一秒五转飞流直下三千尺之螺旋月面弹绳飞扑并精准而又愚蠢地命中地板时,裁判会立刻冲到选手旁边的原因。通常,选手不会直接说:“我没事”,而是通过轻轻捏裁判的手指,告诉裁判我还能打。

WWE的双打比赛经常会遵循固定的流程。通常的情况下,好人小队中较为弱小的那一个,会在很长一段时间内作为反派小队的沙包,被反派小队狠狠修理,最终,他们会抓住机会,换上更受欢迎并更为强大的选手去放一套不解释连招从而一波翻盘。(参考HBK和HHH的DX小队。)

而绝大多数呆在场边上等待被换入场内的大个子选手,此时主要有两个责任。一个是用惊人的演技表现出对同伴的关切,让观众更投入地看比赛,另外就是充当计时员。他必须知道,自己应何时上场去大杀四方。

应该在什么时候真正换手呢?两个选手会通过手掌的朝向来交流。如果场边选手的掌心向下,那说明时机未到,场内的选手要继续装作步履维艰、爬不过来而无法换手,而掌心只要朝上,就说明换人的时机已经来临,场内选手会瞬间像打了鸡血一样,一个鱼跃,飞速完成换手。

坦白说,知道这件事会让比赛失去很多悬念,因为你仔细看就不难发现,从来没有两个选手是通过拍打手背而换手的。当然,如果两人关系不好就会有其他选择,比如巨石强森和送葬者都曾经通过巴掌、拳头来强行跟自己关系不好的搭档换手。

这恐怕是WWE被人发现的最应觉得羞愧的秘密之一了。他们偶尔会在节目中放大观众的喊声,或者播放提前录制好的呼喊声,让人们以为现场锣鼓喧天鞭炮齐鸣。

平心而论,这种方法在很多电视节目上都用过,甚至我们国内很多电视台在播放不好笑的相声或综艺节目时,也会使用这一手段。但WWE毕竟是一种交互式的节目,观众们希望看到自己的真实反映出现在节目中,而不是这种录制声音。

这种提前录制的声音,让很多人感到失望。曾经诸如冷石奥斯丁那种一出场就让成千上万人兴奋不已、嗨爆全场的巨星没有了,WWE用这种方式,假装自己有一个令所有人都万分喜爱的巨星。

这个事实只有最细心的摔迷才会注意到:WWE的选手在对攻时,会重点照顾对手的左侧,比如左腿、左臂,在锁对手头部时也通常是用自己的左臂。

这样做的原因是,大部分人都是右撇子,自己的左侧受制时,他们仍然可以使用自己较为灵活和强力的右侧躯体去发动反击。比如对手用左臂锁住你的头,你可以用右肘来对其进行反击。

有趣的是,这种现象在日本摔角里也常见,而在墨西哥摔角中则完全相反。因为墨摔崇尚令人目眩神迷的高飞技巧,两人的右侧进行接触,可以通过彼此配合来打出各种令人瞠目结舌的精彩动作。

说到这里,我们不得不大加赞扬那些在偏墨摔和偏美摔两种环境中都能取得成功的摔角手,诸如神秘人雷尔、克里斯·杰里科和艾迪·格雷罗,他们等于是精通了两套不同的擂台技巧。

对于上述摔角中惯用的做法,你有什么想说的?你还知道哪些摔角表演中的秘密?欢迎在下方留言、评论!

Leave a Reply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